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快把我哥带回来

-
快哥电影全员向 主分秒亲情
灵感来自推广曲《快把我带走》
伪科幻勿考究 部分设定借鉴《上海堡垒》
如有雷同纯属我抄你的
-
1
二零某某年,LD基地。
“时秒,时秒……”时分嘟嘟嘴,一径跑过来搂着时秒。时秒放下数据记录,吓了一跳,忘了挣扎,在哥哥怀里兀自愣怔,但听时分说:“你哥有一个不幸的消息。”
男孩突然严肃的神情,让她心下一颤。地球半休眠状态已经持续了九个月零十天,大战在即,整个基地都在严密备战状态,饶是时分这样爱玩闹的性子也早已收敛,整日在驾驶室和观察室之间往来,无暇去欺负同样焦头烂额的妹妹。
“数据显示我们两人的基因相似度较高,决定从我们队伍里留下我留守基地。抱歉,不能陪你出生入死啦。”时分咧嘴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“他们到底还是在准备基因存储了?”时秒手微微颤抖着,心渐渐沉下去。
“是,作为第二手准备。”
可笑至极。古人作战,兄弟同时从军者,一人留下养老,一人出征。而在Lwx-09星球入侵地球之后,对峙到了白热化,人类在正面应战的同时,启动了基因存储工程。在有限时间内存储尽可能多的基因,以防,人类惨败的万一。
而此番,时分作为其中一个基因样本,不必亲自在大战中冲锋陷阵了。
虽然是上级的决定,但是哥哥的顺从与无所谓足够让自己心寒了。谁人不知,他们的队伍承担起大战中攻防结合的第一层责任,如果上阵,足有至少四成生命危险。
就这样把我抛下了吗。
时秒说不出话,冷冷看着时分笑着戳了戳自己的脸颊,背过身去哼着歌走远,状似毫不在意。
时分,以前是我看错你了。
2
训练依旧继续,只是由于训练计划的不同,时分与其他五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。偶尔见到时秒,时分每以偷闲自嘲,时秒懒怠搭理他。
安静。出奇的安静。无休止的安静。令人绝望的安静。
距离决战还有72小时,地球进入完全休眠状态。一切不必要的大型耗能装置被强行停用,仅提供供人类存活的氧气与营养。防御膜开启聚能模式,无论白天黑夜,太阳能以极高的效率被吸收殆尽,还有在可利用范围内的其他恒星的部分能量。
防御膜像一张大网,让所有到达地球上空的光热无处遁形。而在地球,留下无边无尽的黑夜。
原因无他,决战在即,进攻和防御都需要能量,源源不断的能量。能量是武器,也是屏障。
而“万物生长靠太阳”这句话,似乎永远未曾过时。
黑夜浓如墨色,将孤零零的人类吞噬,也侵蚀着他们所剩无几的信心和希望。
举目,看不见一丁点儿自然的光亮,高效节能灯不分昼夜工作着,本来也就无所谓昼夜了。而黑夜里,些微星光都没有。
因为太阳光被吸收,一切与太阳有关的大气运动与生命活动被迫停滞。没有了空气的自然流动,自然就没有了天气的变化。水循环失去了动力,没有风,大海在沉睡。所有的生灵,在温室里,静静等待着那一个不知生死的结局。
而LD基地里,情况也并未好多少。数小时连轴转的工作,面板上红色的倒计时,无不让他们精神紧绷。
甄开心正在进行防御膜情况的实时观测,盯着屏幕眼睛一瞬不瞬。万岁排查着可能存在的异常,苗妙妙则负责记录。万幸一遍又一遍调试着程序,希求算法更加简洁有力。时秒关掉满屏幕密密麻麻的代码,深呼吸的空当,倏然想起了时分。
罢了罢了,何必挂念那个无情无义的人呢。此去生死未卜,也得奋力一博,毕竟他们肩负的是拯救人类的重任,可不能因为一个时分乱了阵脚。
仁至义尽了,我的好哥哥。
3
Lwx-09星球袭击地球的第九个月零二十八天,决战前夜。
LD小队的成员被允许见自己的亲人。甄开心和苗妙妙都是独生,他们的父母纵然有儿女上战场勇担重责的觉悟,到底还是带着他们一去不返的千般担忧与挂牵。开心一个劲儿的呲牙傻笑,劝慰着满目紧张的父母。妙妙到底是小姑娘,糯糯说了几句道别的话,便眼眶氤氲背过脸去。万岁和万幸并肩作战,倒没有多少缺憾了。
时秒却四处找不见时分的身影,起初猜测他当了逃兵,怕自己笑话偷偷躲起来了。她几乎问遍基地所有人,有人摇摇头讳莫如深,有人一脸懵表示无能为力。及至她追到他从前的宿舍,用密码打开了门。哼,就你那点把戏,当我不知道么?闭着眼我都能猜出你的密码。
请输入密码(六位):
shifen
她在空空如也的屋里转了几圈,目光定格在一台旧录音机上。这台录音机还是时分时秒小时的宝贝,他们曾哼着从这里面学来的曲子无数次穿过无灯巷。似乎磁带播放着,就永远不会感到害怕。
时秒不觉勾起唇角。录音机里有一盘磁带,她打开了播放。
“妹妹,抱歉,这是我最后一次骗你了……”
似乎有什么在脑中轰然炸开,时秒愣在当地,盯着录音机。
“你奇怪1号机在执行什么任务吧?我的任务,是驾驶它完成最重要最危险的一环。具体是什么计划,后来他们会说给你听的,全世界都会记得我的。谁让你哥生的伟大死的……”
时秒再也听不下去,所有的咬牙发狠,都在一瞬间化成羞愧与无措。
回忆一帧帧闪现。“我绝对不会去参加什么基因检测的,有我们在,地球一定会赢,他们的备用计划根本用不着!”
自己千错万错,怎么能不理解那个从小牵着自己的手的男孩子呢。
她关掉录音机,大步流星跑到指挥室。
手机,对讲机,皆无人应答。
“总部,我要接102号。”时秒颤抖的声音在公共频道响起,甄开心不由得回头,担忧的望着她。
“102号在执行S级任务,普通频道无法接通。”
“我要走了!我再也……再也见不到他了……”时秒吼了一声,低下头,眼泪狠命砸在桌子上。
甄开心飞跑过来,轻轻把她揽在怀里。时秒抬起头,满脸泪痕地盯着他:“你们是不是也都知道?就为了一个我?你们眼睁睁看着他去送死?”
甄开心默然,想起时分走之前对自己说,我妹妹就交给你了,一定要照顾好她。
“时分是上级点名派出的,百里挑一的人才,军令如山,我们也无可奈何。”万岁走过来,递上一张纸巾,同样眼眶红红的,“他只是想瞒着你,好让你保持冷静状态,顺利完成任务,活着……回来。”
“这是时分哥自己的决定,不完全是为了你。也为了,所有人。”妙妙眼泪还未擦干,伸出手来,“所以,我们要陪他扛到最后,为了所有人,也是,为了他。”
五只手叠在一起。
4
五架飞行器排成一排,飞向高空。时秒扬起唇角,哥,你太看轻了我,你休想甩掉我。
飞行器继续上升,时秒脑内飞速得消化着获得的最新信息。时分的任务,是在防御膜上空守住LD基地,为五人小队争取进攻时间,毕竟基地是整个计划的核心所在。而防御膜外,是大大小小来自Lwx-09的外星生物,进攻性极强。据说时分被上级点名看中,是因为他出色的闪避能力。
确实,一个人暴露在防御膜外,大抵十分容易被外星生物包围,只能依靠灵活闪避争取时间。而这样,与时秒他们任务的四成生命危险相比,死亡简直是家常便饭。
在生死关头,人的头脑,往往比精密的机器更值得信赖。
时秒想起自己从小学功夫,看着弱不禁风其实很能打,被哥哥欺负了,也是能动手绝不多嘴多舌。久而久之,时分在她的拳脚之下练就了以退为进的能力,虽然不会打,但是躲得有水平。
你看,你这所谓的闪避能力,还不是要感谢我。时秒抽了抽鼻子。
高度已经足够,开始第一轮攻击。可以看见防御膜外,被攻击的外星生物相继灰飞烟灭。当然,也可以检测到1号机,距离自己一万米。攻击结束后,飞行器按照既定计划变换队列,准备进行下一轮进攻。
“任务专用频道,接入1号机。”时秒说着,看见自家哥哥的脸出现在屏幕上。忙着应付四面八方的攻击,时分分身乏术,根本没发现自己的谎言已经被妹妹拆穿了。
为了避免打扰时分,时秒掐掉自己的摄像头。
“时秒?收到请回复。”妙妙发现4号摄像头一片黑暗。
“回复,没有问题,保持语音联系。”时秒边说边打开了自动驾驶,低头操作着控制面板,试图访问1号面板进行远程协同交互。
请输入密码(七位):
分秒必争的当下,时秒只觉得一颗心要跳出腔子。
键入:shimiao
密码错误,请再次确认
时秒手心里尽是汗水,将七个音节的词组思来想去。终于她眸子一亮,决定赌一把。
请输入密码(七位):
fenmiao
成功了,如此肉麻的密码。时秒长出一口气,立即进入操作状态。
“警报,4号机偏离轨道。”其他四个人同时一惊。
“开心哥,帮我开一下。”时秒头也不抬,“我在帮我哥。”
甄开心没说话,激活了二号操纵杆,打开了飞行牵引。同时开两架飞行器什么的,一直是他向往的任务。
时秒没有注意到这一切,她一颗心扑在面板上。她所要做的,就是和哥哥一起,不停闪避,顺势攻击。
她想起初来基地的时候,素来怕生的自己适应不了陌生的环境和高难度的任务,哥哥总是嬉皮笑脸地说:“笨蛋,你看这就跟打游戏一样。”说着在面板上噼里啪啦操作着。
数据操作,确实与打游戏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只是此时此刻,外星人在防御膜外蠢蠢欲动,整个地球的安危系于自己,哥哥随时有殒命的危险。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。这不是演习,更不是游戏。所幸她可以和哥哥并肩作战。
“第三轮结束,15秒84……”时秒惊醒,想起时分以前在基地坚持的记录,也不过是18秒。
“还需要多久?”时秒问。
“9秒就够了。坚持住。”万幸的声音总能让人静下心来。
时秒不再答话,只是继续着手头的操作。不能有失误,为了所有人,为了并肩作战的伙伴,为了自己,也为了哥哥。
终于。Lwx-09星球的怪物们不敌攻击,携残兵逃之夭夭。
1号机进入防御膜,自动接入公共专用频道。万岁的声音响起:“时分,欢迎归队。”
“啊,那什么……”时分显然沉浸在九死一生的喜悦与难以置信里,“我是不是又破纪录了?我这次可是大英雄了,活着凯旋的那种!”
“没有。你这记录有水分,一大半是我的功劳。”是妹妹的声音,时分愣住。
“哥,你没发现你刚才落东西了?”
“啊?妹你别这样说话,是哥错了……”
“你把我落下了。”时秒打开摄像头,揉揉眼睛,一看见时分的傻样就嗤嗤笑了,“不过好在我追上你了。”
5
地球一切如常。
白天是日光融融,夜晚是星河璀璨。
时分和时秒躺在地上看着星星,时分耸肩:“竟然被你这小妮子轻松猜出了我的两个密码……”时秒不理他,顺手打开了录音机。
“……你哥生的伟大死的光荣。妹妹,我相信以我的力量,一定能保护你们平安回来。我不在了,你一定要幸福。我爱你。”
“啧啧,这么煽情……”时秒打趣着,又红了眼眶。
时分打了个滚,发动终极技能――挠痒痒。
于是被人们冠以英雄之名,在传说里被美化模糊的那对兄妹,在地上咯咯笑着滚成一团。如同儿时。
没有比这更好的啦。

评论(7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