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【开秒】鹭岛中学校草攻略

灵感来源于电影和官博
OOC算我的 瞎写自娱
感谢小仙女 @Eudaimonia 提供的哈利波特情话
-
01
时分有时候觉得,自己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嫉妒开心。
毕竟校草也不是人人都能混上的,何况还是全校公认的那种。时分也是觉得奇了怪了,这校草到底有个什么评选标准呢?要说长得帅,甄开心的确符合,可是自己……别说自己,万岁的颜值一点也不输吧?要说篮球打得好,也不错,求着开心教自己转球,却还是无法引起迷妹的尖叫。要说性子好,确实他待师长很有礼貌,待哥们也讲义气,只不过有时候有点五行欠揍。要说智商吧,他经常和自己与万岁一样凭实力不及格,谁家校草会是这种傻乎乎的状态?
总之,开心不知怎么就阴差阳错被封为校草,经常有迷妹堵在走廊和教室门口给他送些自己做的手工小玩意儿,这家伙就抿着唇快速经过,用避无可避被硬塞的零星几样为装饰教室作出贡献。篮球赛,看台上那么些人,也是为开心打call的最多,人缘好到不行。而时分,最出名的事儿就是和妹妹打架被记过留校了。
时分不愿意承认的是,他所谓的嫉妒开心,其实只不过是因为自家妹妹不知怎么就看上了他而已。
02
帮妹妹追男神,时分觉得自己责无旁贷。
时分闲来无事,掐指一算,灵感闪现,于是找来压箱底的信纸,转着笔思索起来。时分不曾追过女孩子,但这并不妨碍他有样学样。
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,但是有时分在,时秒的每一天都是愚人节。
甄开心中午一到教室,就看见桌子上大喇喇搁着一张叠起来的纸。疑惑地四处一看,时分和万岁目不斜视,各自捯饬着自己的小玩意儿。
甄开心坐下来,打开那张纸。
粉红色的?
“开心哥,你好帅啊,我很喜欢你。”甄开心读着不禁莞尔,“我最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激凌了,你可以请我吃吗?放学后给我哥,让他帮我带回来就好。时秒。”
时秒?小姑娘看着不像是这么开放的人,字写得有点潦草,而且要求也有些无厘头。但是既然是自己的心上人,就原谅她啦。
时分偷偷瞟了一眼兀自傻乐的甄开心,微微一勾唇。
今天晚上有冰激凌吃了。
03
时分晃了晃脑袋,但见甄开心和万岁在掰手腕。万岁输了,正眨巴着眼睛,求救地看向自己。
时分突然想起今天中午,和妹妹翻看影集。六个人时常一起玩耍,少不得要留下合影做个纪念。一张照片上,妹妹尚未从自己揪她头发中醒转,正指着自己的脑袋咬牙切齿,而她旁边的甄开心趁机把头往妹妹方向偏。另一张上,自己和妹妹倒是肩并肩笑靥流转,就是甄开心不偏不倚在身后,俩人中间露出个脑袋,还嘟嘟嘴,令整张照片画风突变。
想着又好笑又好气,一伸胳膊:“来,开心!”
时分自诩智商比那两人要高,向来都是以智慧取胜,从不单靠蛮力。就在甄开心势在必得要胜了这一局时,时分突然出声:“等一下!如果你让我赢了这局,我就把时秒的烤肠都给你!”
烤肠……时秒的?甄开心眸子亮了亮,手上的力道并未松懈:“这……不太好吧。就只有烤肠而已?”
“那我把时秒也给你……”时分事后拒不承认自己是大脑当机,才一时冲动把妹妹卖了的。但是甄开心这家伙从来不按套路出牌,听得这话手上一松:“好,你赢了。”自顾自扭过头去笑得咧嘴眯眼一脸灿烂。
万岁表示这俩人脑回路清奇,早早成为一家人,也算少祸害人间了。
04
雷阵雨说来就来。
时秒还在练功夫,就听得教练们说,外头的大雨如何如何。罢了罢了,一会儿叫个车吧,也不指望时分会来接自己了。
小脸汗津津的,齐整的丸子头也落下几绺碎发。换过衣服,啜一口水,有些疲累的靠墙坐了一会儿,倏然抬起手腕看看表,方自恍然中醒转,一下子站了起来,拿起书包走向门口。
目光所及,是滂沱大雨里,她的少年拿着一把伞,却已然浑身湿透。湿答答的头发洒落水珠,白色的球衣因贴在身上显出身材,她只瞧了一眼便红透了脸颊。见她出来,甄开心绽出一个笑:“累不累?走吧。”
伞的大小似乎正合适,他为她擎出一方静好。离他这样近,近得在肌肤相蹭的瞬间,感觉到他手臂的冰冰凉凉。是哥哥让他来接自己的吗?她咬着下唇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“我刚刚打球来着,突然就下雨了,一时没有地儿避雨,才湿透了。幸而顺路买了把伞。昨儿听你哥说你在这里训练,我就想着过来接你。”他似乎不太敢看她,只是声线温柔得醉人,“雨太大,你哥赶不来,你能体谅就好。”
见她不答话,他顺手一指:“这儿有家馆子,你肯定饿了,吃完饭等雨小些,再把你送回家吧。”
趁他收起伞来的当儿,她赶紧答应着:“嗯,我给我哥发个信息让他别担心。”
等着上菜那会儿,感觉到对面人有意无意的目光,她垂下眼睛,捏着一块纸巾:“开心哥,你身上都湿了,擦擦吧。”
“嗯。”他接过纸巾,拂过脸颊,一双眸子愈加明亮清澈,“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好。”
一时无话。她怕气氛尴尬,又拼命想着话题:“开心哥,男生是不是不太喜欢会功夫的女生?”
“会功夫怎么啦?”他见她紧张的神情,不禁轻笑出声,“方才在窗外看了一眼,你练功夫的样子,非常迷人。”
时秒一时慌乱,咂摸着他似乎是很认真的话,点点头拿起水杯喝了一口,平复着心跳。幸好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。见甄开心不厌其烦地说着“谢谢”,然后开始给她夹菜,时秒不禁勾了勾唇。
只不过开心哥真的好能吃啊……狼吞虎咽的甄开心抬起头,努力咽下一口饭:“别担心,我请你。”
确实松了一口气的时秒又听他说道:“上次草莓味的冰激凌,好吃吗?”
时秒努力搜罗记忆未果,狐疑地支吾着:“上次?我一直都挺喜欢吃草莓味的,开心哥你知道啊。”
“哎?不是你写纸条让我给你带冰激凌的吗?”甄开心自顾自奇怪着,回味着那张粉红色信纸上的文字。
时秒想起一脸促狭的哥哥,旋即了然,在心里把哥哥问候个遍:“那是我哥……纸条上写了什么,你都别信。”
甄开心假作不关心,淡淡应了一声,低下头去一个劲儿的吃。
05
又是周末。
时秒坐在台阶上,旁边坐着邻居家的一只狗狗。
“他最近,似乎不太理我了……”时秒叹了口气,喃喃低语着。狗狗不答话,时秒拿了一块浪味仙,搁在地下。狗狗嗅嗅零食,张开嘴嚼了起来,似乎吃得很欢,嘎吱作响。
时秒望着它甜甜笑了,扭过头,几乎唬了一跳。
甄开心站在自己面前,摆手:“嗨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
时秒点点头,又给了狗狗一块浪味仙。
“你怎么都给它了,自己不吃一点儿吗?”甄开心在她身旁坐下,歪着脑袋看她。
“我……我在减肥,还是不要吃了。”时秒把那包浪味仙递给他。
“谁说你需要减肥了?别把自己饿坏了。”甄开心接过一包,给时秒塞了一块在嘴里,表情自如。
时秒一脸错愕,咬着零食,抬眼只见梦里心心念念的那个少年,吃着浪味仙,咧着嘴傻笑。她只觉心情大好,小心翼翼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我可以喂你吗?”
“像投喂它一样吗?”甄开心摸了摸狗狗的脑袋,狗狗似乎十分受用,摇着尾巴。
少女的手拈过一块零食,小心地投进少年嘴里。见少年大口吞咽的搞怪模样,少女轻轻笑了。
06
晨起时秒还是有一点期盼的,毕竟今天是情人节。
只是一天过去,除了妙妙的一个啾咪之外,并没有人给她什么特别的问候。
时秒摇摇头,其实她期待的,也只是那个身影而已。
傍晚时分,夕阳西移,晚霞一缕缕携揉晕染开来。妙妙自门口奔进来:“时秒时秒,有位不熟的学长找你。”时秒刚悸动的情绪又失落起来,闻言走到门口,见是一位一起学功夫的高二学长,微微含笑点头。
“时秒,谢谢你的车锁,抱歉拖到这会儿才给你。”男生十分抱歉,原是来归还东西的。
“没关系的,学长再见。”时秒笑着摆摆手,一回头,又是一阵愣神。
甄开心站在当地,手里捧着一个粉红色的盒子,耳根红扑扑的。他没有笑,似乎是忧郁与失落的模样,微微低了低头,垂下眼睫。
“开心哥?”时秒跑到跟前,抬头看着他,眸中满是担忧,“你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,这是我做的巧克力,送你。”时秒小心翼翼接过盒子,只觉得肺腑里尽是甘甜欣喜,却听开心低声问:“那个人,是谁?”
“是个学长,来还我车锁的。”时秒一扬手里的车锁,显然已是半旧的。
虽然有些不明所以,但是见开心突然咧嘴笑了,时秒也就觉得高兴。
回到家,支走了时分后把门反锁,时秒一边傻乐一边打开盒子。圆形的盒子里,六块巧克力排成一圈。并不精致的做工,儿童涂鸦般的刻字,却令时秒忍俊不禁。那六个字分别是“时”“秒”“永”“远”“开”“心”。
时秒永远开心。这是他对她,最纯挚的祝福,
开心永远时秒……
开心,时秒,永远。
她忆起他方才的神情,大抵可以理解为吃醋?
巧克力还没入口,已在心底泛起甜蜜。
07(本部分情话由小仙女提供~)
这天放假,三个大朋友和三个小朋友聚在了万岁家。原因很简单,甄开心入了一套斗篷装,准备出哈利波特。
万岁家就是与众不同,宽敞,干净,陈设华丽而不繁复,旁人见了只有羡慕的份。
妙妙喝着果汁,打开手机刷尹深相关。万幸看着书,不说话。
时秒站在一旁,呆呆看着时分在开心左额上画上一道闪电,万岁则帮他整理着那条黄棕相间的小围巾。
宽大的黑色衣服,黑框圆眼镜,那人傻乐中透着一点羞涩的神情,令她移不开眼睛。
好想,帮他理一理衣服上的褶皱……
失神的片刻,那人已经走到自己面前。
“我从不畏惧伏地魔,我害怕的是,没有我的你,该怎么办。”
“我收到了猫头鹰请柬,可这一生,我只愿为你,披荆斩棘。”
“我的前半生是格兰芬多,后半生是你,只是你。”
甄开心弯下腰,望进时秒的眼睛,那里此刻只有他:“所以时秒,你愿意,做我女朋友吗?”
猝不及防。
时秒望进他的眼底,深邃如海,璀璨如星,此时此刻只倒映着自己目瞪口呆略显狼狈的模样。我曾无数次想象你将一个姑娘放在心上,珍而重之的模样,只是不曾想过,那个幸运的姑娘,真的是我。
一切都宛如梦中了。
时秒将手放在自己胸口,只觉心乱如麻,却有一个无比清晰坚定的答案,呼之欲出:“好。”
空气突然安静。
妙妙率先鼓起掌来,万幸也笑了:“不枉我们帮他润色了这么久的情话。”
时分翻个白眼,不想自己的种种“努力”竟歪打正着。罢了罢了,女大不中留。哼。
08
人说,逛游乐场是个体力活儿,一天下来会有后知后觉的疲劳。
甄开心摇摇头,看着牵着自己的手大步流星不知疲倦往前走的小姑娘,笑容无奈。
她的手那样柔软,那样娇小,偏偏因为练功夫带着独有的力道,与温暖得恰到好处的温度。他的小姑娘,素来是与众不同的。
“时秒。”他唤她,她回眸一笑,“累不累?”
“不累。”坚决的摇头。
“你就不能给我个表现的机会吗……”甄开心哭笑不得,松开手,索性懒得征求她的意见,直接将她抱了起来。
突如其来的身子腾空,她紧张不已,本能地用手勾住他的脖子。他又何尝不是,眼神不知道往哪儿放,只是目视前方不敢看她。
唯有两个人的唇角,不可抑制地上扬。
09
时光如逝水,转眼是毕业季。
妙妙打着哈欠,被时秒拉去观礼。
“我弟!给我擦皮鞋了!”万岁早已忘了自己状似高冷的人设,跟时分说得眉飞色舞。闻得一声轻咳,万岁一回头,但见万幸冷着脸看他。
万岁心道不好,赶紧抿唇来了一个足够勾人的微笑。
万幸难得笑了。
时分今天格外光鲜夺目,转来转去找不到自家妹妹,又发现开心也丢了,恍然大悟。
不远处,少年一袭深蓝西服,灰色的西裤衬出修长的腿,正微微俯身,任由他的少女为他系上领带。
蓝白条纹的领带绕过纯白的衬衣领子,少女犹犹豫豫打了一个结:“是这样吗?”
少年点头,抚过她的发顶,声线温柔:
“我会等你,在我们的余生。”
10
哦,不想吃狗粮了?你问到底如何攻略鹭岛中学的校草?
答案只有一个。
成为时秒。
-END-

评论(14)

热度(1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