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蛟龙幼儿园

全员欢乐向
崩坏预警
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-
杨锐一觉醒来,打开宿舍门,觉得不对劲。自己门前的地上四仰八叉躺着一滩。
这是什么?五子夺莲图?
杨锐觉得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,揉了揉眼睛,数了数,是六个孩子。再看看他们的眉眼,好家伙,全是自家战友。
兀自头皮发麻,走廊尽头,徐宏端着一盆水走来。看见对方还是好端端的,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。
“徐宏徐宏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杨锐一本正经发问,悄声唯恐吵醒了小家伙们。
“我哪知道?”徐宏倒是见怪不怪,放下水盆,表示既来之则安之。
六个小孩相继醒了,虽然不是被吵醒的,一骨碌爬起来,嫩嫩的小脸配上一身小迷彩,煞是可爱。如果,如果他们没有那么皮的话――
徐宏端着水盆一路柔声哄着,小孩们还是不愿意乖乖洗脸。杨锐拖过陆琛和庄羽,决定强行给他们抹脸。看着队长恶狠狠的表情剩下的小朋友吓得眼泪汪汪。
洗漱后是自由活动时间。庄羽自己去玩土电话,陆琛在一边默默玩一个急救箱的玩具。一会儿庄羽又不干了,死活缠着陆琛两人打土电话传话。
从隔壁屋又跑来一个小孩,正是罗星。他拿着弹弓过来,歪着头打量顾顺和李懂。顾顺弹弓一发就打中了小鸟,当然塑料弹没有杀伤力,只是唬的小鸟一个踉跄。李懂拿着望远镜替他欢呼,顾顺揉揉李懂的头,踮起脚够高处的口香糖,一块送进嘴里算是对自己的犒赏。
罗星过来问顾顺:“你和我比赛怎么样?”
顾顺递给他一块口香糖:“好啊,不过要等下次了,我今天要教李懂打弹弓,没时间。”
罗星哼了一口气,顺手把李懂的呆毛揉烂。
杨锐一路过来,给小朋友们擦鼻涕。走到石头这里,觉得这小孩可能要流鼻血了。只见石头定定地瞧着坐在角落的佟莉。
佟莉眉眼如画,虽然头发短短的,但一看就是小女孩。杨锐语重心长提醒:“遇见喜欢的女孩子,要把最好的东西送给她。”
于是石头搬了一箱子糖,献宝似的跑到佟莉跟前,憨憨的模样逗得小姑娘眯眼笑了。
饭点到了,原本上窜下跳的孩子们安安静静跟在徐宏身后排队吃饭。杨锐惊得目瞪口呆。
晚上,好不容易哄着他们上了床,杨锐在门口等着徐宏,直呼头疼。
徐宏心疼地看了他一眼:“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杨锐半信半疑的睡了,第二天早上醒来,将头疼的事忘的一干二净。
因为他和徐宏也缩水了。
今天份的杨锐,是大班的班长。今天份的徐宏,是眉心贴着小红花的乖宝宝,当然只有杨锐知道,乖宝宝的口袋里藏着鞭炮和火柴。
-END

评论(2)

热度(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