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【开秒】我乐意

50粉福利之一
电影向 OOC一堆
部分借梗漫画/花絮
送给小可爱 @贫道汀汀  @不加糖蛋黄酥
-

今年秋天开学后,时分身后多了个小跟班,也不完全是跟班,因为小姑娘总是和时分扭成一团。那是时分的妹妹,时秒。
小姑娘生得算是卡哇伊的类型,日常头发乱蓬蓬的,却难掩精致的五官,一笑更是眉眼弯弯。
每当听她一口一个“开心哥”的喊我,我心里就乐颠颠美滋滋,大概是太想要一个妹妹了,这样的感觉很好。时分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
这一天在饭堂打饭,队列推推搡搡的,我小心翼翼护住恰好排在我前面的时秒。她大概是没有发觉我的存在,直到摸遍了口袋没有找到饭卡,小姑娘声线低下去,捏着皱巴巴的零钱问:“可以付现金吗?”
没等食堂阿姨摇完头,我伸出右手,极自然把自己的饭卡“滴”一声刷了:“用我的吧。”
时秒惊讶回身,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我:“开心哥?”
我情不自禁摸过她的发顶,柔柔软软的,心情更好:“我请你,不用还了。”

我叫甄开心,听名字就很中二。我的世界很单纯,除了篮球,似乎也只剩下时分和万岁。
只是如今这世界里,似乎还多了一个人。
比如今天我在校园里走着,眼睁睁看着前方某个小姑娘似乎是神情恍惚,走路不看路,撞到篮球架上,“哎哟”了一声。
“时秒!”我赶紧上前扶住她,“没事吧?”
她捂着额头,似乎是撞疼了。嗫嚅着说不出话来,怀里抱着的一摞书掉了一本在地上。
我帮忙拾起来,交到她怀里:“你的书掉了。”
她刚要说什么,手不经意一松,书又“啪嗒”“啪嗒”掉了两本。一只手捂着脸没有放下,却遮不住颊上的红晕。
“又掉啦。”我帮她捡起书来放整齐,只见她还是捂着脸不说话,灵机一动:“伤到脑袋了吗?”
她迅速把手移开,露出一张通红的小脸,盯着我,眼睛里满是委屈和愤恨。可又在她看到我弯着腰半屈着膝,歪着脑袋离她极近地瞧着她的时候,她又低下头去,笑意快憋不住了。
真是太可爱了。
我奸计得逞,抱过那一摞书,头也不回:“走啦。”
身后脚步声跟上来,我傻笑不止。

时分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那种。
可他也不能打我的主意啊,不够意思。这家伙今天课间趁着万岁上厕所的空当,一把把我揽在怀里。
“你你你,干什么?”我有点慌。
“你小子,是不是喜欢我妹?”他戳弄着我。
我犹疑着,找不出一个肯定的答案。喜欢是什么感觉?曾经因为自己长得还可以,也有几个所谓的追求者,但是我都无情拒绝了人家。因为不知道心动的感觉,也不想将就而辜负了别人。
而时秒,似乎不太一样。
不太会打扮自己的小姑娘,偏偏越瞧越顺眼。呆萌呆萌的,偏偏让人越想越欢喜。
看我纠结的傻样,时分给了我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让我自己体会。
放学后,时分又开始了他的拼图收集大业,乐此不疲,把人家店里的膨化食品尽数翻出来,一包包摇晃感知着声响,煞有其事。我和万岁不明所以,只能在他身边做个样子。
然后时分跟着一个手持稀有卡的小男孩,成功把他和他哥以及他哥的朋友们惹毛了。
我们仨撒腿就跑。
就在情势危急之时,一个身影从高处出现,毫不手软,杀出一条路来。
我们目瞪口呆,那个一脸凛然正气,散发着不可抵挡的强大气场,敞着外套,露出“叫爸爸”三个大字的小姑娘,不是时秒又是谁。
然后就是小姑娘救了我们。
那一刻我明白了很多事。时秒就是时秒,独一无二。坚强,独立,值得去爱,也值得被爱。
如果给我一个机会,我希望可以保护她,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。

确认了自己的心意,我考虑着如何确认一下她的心意,而又不会吓到她。
原来喜欢一个人,真的会患得患失。我躺在床上仰天大笑,我竟然也成了那些苦情故事里的苦情人物。
然后某一天,我们仨打篮球呢,无意间往看台上一瞥,我觉得自己之前想太多了。
妙妙和万幸一边一个,托着腮,显得有些兴致索然。而时秒,一双眸子亮晶晶直勾勾盯着一个身影,目光交汇处,她急忙把头骗过去假作无意。
她目光的方向,显然不是时分,也不是万岁。
不需要累心猜测,不需要旁敲侧击,不需要弯弯绕绕。
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人生赢家。

还是一切如常。
这天我们仨加上时秒出去玩,中途万岁去买饮料,其间恰好时分去远处接了个电话。
“万岁哥,我要喝冰的!谢谢!”某人显然忘记了要和我独处这回事,仍然对着万岁远去的方向挥手。
哼。
我在她身后,把下巴搁在她帽子上,轻轻蹭了一下,立马闪开。还好,没发现。
身高差似乎还刚刚好,这个角度可以把她抱在怀里,嗯……我想入非非,却不敢造次。
“开心哥?开心哥!”
“嗯?”我回过神来,收敛了自己一口白牙,仍然是一脸懵的状态。
“你想什么呢?”时秒觉得奇怪又好笑。
“我想……喜欢你。”我脱口而出。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,大脑一片空白,又担心又开心,只好低头看着她,“可以……吗?”
我就这点勇气啦,求求你,答应我吧。
这下走神的人换了,我慌了,把手在她眼前摇来摇去:“时秒?对不起,吓到你了。是我太唐突了。我……”
“你不许反悔!”她一双眼带着笑意。
我咧嘴笑了,笑容一定很傻。
此时时分和万岁恰到好处地闪身出来,叫好起哄。我们俩一头冷汗,赶紧把头扭到一边。

在时秒捞稀有卡累了之后抱着她离开,迎面碰上龇牙咧嘴的时分。
“我说开心,女朋友也用不着这么宠的。”时分无奈瞅着某人怀里的自家妹妹。
温香软玉在怀,我无法思考,大概已经飘飘然了:
“我乐意。”

评论(15)

热度(1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