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七夕快乐

早饭桌上,明台说起今日是七夕,嘟嘟囔囔说要给曼丽再裁身衣裳。明镜立马点头:“我们曼丽穿什么都好看,甭管过不过节,女孩子就是应该打扮得好看些。”曼丽搅着碗里的粥甜甜笑了。

王天风瞅着明镜,欲言又止。直到明楼明诚一道上班去了,他方才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,脉脉盯着她:“昨日去银楼给阿镜你买的项链,试试?”明镜“哎呀”一声,接过盒子抚着,半晌才打开,低声:“你帮我……戴上?”

明诚偷偷从花店订了一支玫瑰,个大饱满,鲜艳欲滴的那种。本来想着回家插到瓶里,忙活得又忘了。
直到晚饭后明楼故作神秘使出他那惯用伎俩,手指灵活翻飞,自手绢里变出一朵玫瑰来,花儿不大,倒也精致。他唇角扬起一抹勾人的笑:“喜欢吗?”
明诚笑得露出小白牙:“七夕节,还搞这种西洋的把戏。”
“浪漫啊。”明楼把玫瑰往伊人手中递。
“那倒是。”明诚却也不接过来,只打量着那朵花。明楼兀自奇怪蹙眉,但见明诚修长指间,多了一朵更大更艳丽的玫瑰。
“明长官,越有钱越抠门啊。”明楼觉得自己的脸红了。
相视一笑。
七夕快乐。

评论(4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