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不完美的灵魂,完美的伴侣(给季末的长评)

从前,他们是依赖,是情义千秋。
后来,他们是信仰,是彼此一切。
最好的楼诚,最好的你。
抱抱我的皓皓,有你幸甚。

鹤傩:

这是一篇写着写着就跑题的长评。


(你确定你一开始没跑题吗?)


(这么短也敢叫长评?)


有生以来第一次长评,送给我最最温柔的末末!


原文链接


《江湖和你》
http://liang-enormous.lofter.com/post/1ee8ad5e_eeb3972a(手机发链接好像戳不开,点末末的主页第一篇就是!)


[此长评又名,从一个虾扯蛋的角度分析蔺靖拉郎的可行性]


----------


怎么说呢,大概是一种暖甜而微酸的感觉,心里面有什么在慢慢地流动。不论蔺靖还楼诚,他们都生在时代的转折点,而有能力也有信仰的人,必然要担起这份责任。


琰琰,自不必说,大概在长苏的衬托以及情节的刻意营造下,他是妥妥的有情有义没脑子,拿了女主剧本的傻白甜。但其实不是。他不是只会因吃不到榛子酥而诧异委屈的小王子,而是忧国忧民忧愤至极而为之落泪的帝王受(误!)。九五之尊,心怀天下,虽然站在最高的位置,心里却装着最低的人们。纵然毫不起眼,甚至屡遭误解危机四伏,他从不曾放弃信仰。


然而,这样的萧景琰是不完整的。


年少时,他有林殊霓凰两个挚友,有温平宽厚的王兄,虽不受宠,却充实平静,有理想有信仰,也有血有肉有感情,完整无缺。而后来,赤焰案起,长兄逝世,一夜之间,他几乎失去了所有重要的人,幸免于难的霓凰也回了云南,从此客套相对,日渐疏冷。再到梅长苏到来,风云变幻,旧案重翻,身份揭晓,少年长成青年,登上皇位。此时的萧景琰,较之从前更为沉稳,内敛,越发有了祁王的风采,依旧有理想有信仰,却不再有血有肉有感情——


他大抵需要谁,来填上这个漏洞。


就在这时,能想到的第一个人,是蔺晨。


江湖游侠,通文精武,风流飘逸(大雾!),向往自由,珍视友情,一个完美的NPC人设。确实,几乎所有权谋/武侠作品中,都少不了这样一个人设。蔺晨就是这样的人,却也不是这样的人。他洒脱也有原则,随性却不恣意,张弛有度善恶分明——尤其是在这篇文中,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
侠盗大名江湖传,以劫富济贫为己任,平民怨安人间——这是他的悲悯和正义。


新帝登基人间祥和,他甘愿金盆洗手,而不以此技谋一分利——这是他的分寸和尺度。


忧心萧景琰,却忍住一腔情意,留在中原等他的音信,为他稳定朝堂——这是他的智慧和大局观。


对于沉默寡言,惯于把一切深埋而不宣之于口的萧景琰来说,蔺晨是最能懂他,怜他,惜他,护他的人。蔺晨一切恰到好处的活跃,筑成一道屏,皇帝陛下累了,委屈了,便不声不响地躲在后面,偷偷地落几滴泪,或是卸下防御放肆一把。


而鸽主,表面玩世不恭,内心戏却比谁都多,明明心里难受得要死却偏偏要摆出一副“老子才不在乎”的表情。你累不累啊鸽主,要不你照照镜子看看,你笑得是不是比哭还难看?对他来说,最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单纯可信任的人,值得交付生死的人,需要那个人的沉默温柔和完全的理解关怀,以及,一个能容他哭出来的怀抱。


这些,大抵也只有萧景琰能给他。


足够单纯,忠于信仰,志同道合,最可贵而无法复制的,是他与蔺晨灵魂相楔的默契,远高于友情和爱情的崇高情感——含着仰慕,认同,敬佩,以及恰到好处的依恋和欲望。


萧景琰救世于朝堂,蔺晨救世于江湖,怀着同样的信仰,却有互补的性格。


正如明楼的稳重之中要填上明诚的细致体贴,明诚的锐利之上要蒙上明楼的内敛深沉,所谓灵魂伴侣,不仅要情意相投志同道合,还要有两尊能严丝合缝地楔在一起的灵魂。


不完美的萧景琰,不完美的蔺晨,在一起,是完美的灵魂伴侣。


------------


以上,纯属瞎捷豹扯淡,为博大众一笑,勿细究。


最重要的一句话:啊啊啊啊季末大哥我爱你!!!


斗胆艾特 @季末长歌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