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夜深忽梦少年事〔青年节贺文〕

夜深忽梦少年事
-
五四青年节贺文 标题瞎掰
个人向为主
独立成篇无关联 时间线混乱 BUG一堆
感谢那些曾为现世安稳负重前行的青年
-

午后的光影总是迷离的,本坐着小憩的明镜一恍神,从椅子上站起。因着长久的疲累,头脑都是不清明的。
旗袍勾勒出袅娜的身形,昨夜错综的梦境频频闪现,明镜兀自一笑,心下戚戚。
父亲的谆谆遗言烙在心上,再重的担子,她也扛得来。只是当年的女儿针线鸳鸯相偎的旖旎图样,和那些笔底切切盼着的云中锦书,都尘封于旧日箱箧,亦封缄于唇齿。
她明镜,也不过是一个女子。
下人扣门声声,唤着大小姐。
她一霎儿在回忆里刹住了脚,淡然回首:“知道了。”
桌上的财务单子堆成山。她惦念的,唯有弟弟的功课,和不可割舍之诺。
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'产党。”

合上书本的声音和着微微嘈杂,明楼抿唇不语。
径自下了楼,回到住处,密函已至。读罢,燃尽。
万般思量在心,他端着红酒,望着窗外。今夜巴黎有雪。
风雪夜,却是不归家。
他想起姐姐,以往的冬日,他在她身边的年月,她总是再三嘱咐他多穿些。只是他终究要长大的。
潜回上海局势已定。
明家的大公子,巴黎证券业的翘楚。精致的外壳与里子,他注定要承担更多。
没有人比他更适合。
此去饶是粉身碎骨,也别无退路。只为那梦中山河安稳,岁月静好。
此行不易。
幸有阿诚。

代号青瓷。
明诚自寂静中抬首,手拂过枪械,出手果断利落。
“过关。”
他机械的点头。伏龙芝何等地方,他已不再有一腔孤勇初入组织的忐忑,也不再有战友牺牲匍匐雪中心底的痛彻。
他是无惧的战士。他终究成长为理想中的自己。
往昔一帧帧浮现在脑海。笔底信手浓墨重彩的画作,十里洋场浮华的舞曲声声。
他以青瓷为骨,尘埃里不忧不惧。
最后他想起大哥。
便觉前路茫茫,有同行者足矣。

明台极快而极仔细地浏览着一行行铅字。
同学的声音由远而近:“明台,出去玩嘞。”他忙不迭应着,把报纸结结实实压在书本底下。
学生运动,轰轰烈烈。
明台回身,笑得一脸阳光。
“鬼鬼祟祟,做什么呢?”同学打趣道。
“给我大姐写的明信片,还没润色好呢。”
时局纷乱,国将不国。饭桌上和同学们谈笑风生的小少爷攥紧了拳头。
年少谁不曾一腔热血,他以为自己能稍涉其中,全身而退。
尔后,他终是落入风波中。幸有老师和兄长,与他并肩作战,誓要拿命来搏。
后来他抱了必死的决心,每一次转身都当作永别,每一身衣服都当作殓装。他只知无悔。
从无可悔。

评论(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