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【齐屠】未完待续

1

屠小意又把目光隔着座位凝在了姚哲恬身上。小心翼翼,生怕惊扰了她低头写字的静好。

屠小意又把画着伊人的画儿捏在手里,踌躇着离开了邮筒。

屠小意又在画板报的时候眼睛一瞬不瞬失神了。

真是个傻傻的少年,笨拙到不会说喜欢。齐景轩收回了自己的目光,如是想着。

路灯昏暗的巷子里,姚哲恬站在自己身前的时候,齐景轩望着少女柔顺的发尾和低垂的眼睫,心底泛起凉意和心疼来。

那个背影单薄的少年,倘若知悉这样的阴错阳差,怎么能够一人,走完这长长的路途。

齐景轩抬头望着那人家里的灯光,也望着漫天星光。踱来踱去的间隙,他却只是简简单单期许着,那一双揉碎了星子的眸。想起梦里的青空,想起明日便要奔赴未知的却是闪闪发光的旅程,齐景轩一时也不知怎的,头一次,如此不想离开。

那个人最终没有出现。

2

临行的那日天色晴好,屠小意强忍住回头的冲动,背着画板跳上火车。两个飞奔招手的身影,渐次模糊在视野里。数年如一日的好哥们啊,他曾经承包了自己所有的笑点,却在自己走的那一日,泪流满面。曾经喜欢过的少女啊,她穿便装的模样更加明媚,而自己,也算是与过往轻轻告别了。

他忽然就想起那个少年,不知如今身处何处的少年。

旧杂志的边儿都被翻得卷了皱了,零星的笔迹和水渍提醒着往日种种。书页翻动的间隙,一张照片猝不及防滑落。

这大抵是他与姚哲恬唯一一张合影吧。屠小意来不及感叹,恍然忆起按下快门的那双骨节分明的手,和那个仗着个高的优势高高举起相机的身影。照片被翻过。

Try Your Best.

他一瞬间陷入犹疑的惊愕里,哆嗦着翻开杂志那页,广告上清楚如昨的字迹,与方才的无缺重合。脑中有什么轰然炸开,那些亲手写下的板报标题,那些留言本里的感恩与鼓励,那个,难得一本正经拼写着字母的人——

屠小意难以自抑地向窗外看去,兰汐的一草一木,关于童年和故乡的种种风物,那些可爱的却最终流离四散的人,那个,他——

青空之下,小山坡上,少年嘴角噙笑,眸光温柔。那个熟悉的影子与记忆重合,所有的过往在一瞬间纷至沓来,铺天盖地将屠小意裹挟个遍。

所有的一切前所未有的明晰,屠小意逆着人流疯狂奔跑,跨过一节又一节车厢,最后却只看见铁轨绵延,消失在远方。

那个惊鸿一瞥便念念不忘的人,最终是寻不见了。

3

十几年前年少的日子里,他们也不曾想到,这帮一起煮饭一起打雪仗一起看火烧云一起走过最好年月的人,再见时,是在花生儿子的百日宴上。

觥筹交错多是出于客套,懒怠分辨假意真心,而唯有一个小桌坐的是往日二三知己,倒也是一方安适自在。

“啊呀,我们的大漫画家回兰汐了,新作大卖,不来问候一下我这个男三号吗?”屠小意听着电话里的聒噪叹口气,花生这家伙,真叫人无可奈何,却终究不忍拒绝啊。

于是屠小意此时此刻坐在桌前,同对面的姚哲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竟未有想象中的尴尬,不过其中物是人非的苍凉之意,终究是消散不去了。那个在高三寒假偷偷溜出去玩的乖巧多才的姑娘,收敛了锋芒,揽着怀里的孩子笑得温润柔和。那个戴着眼镜瘦弱而搞怪的男孩,日渐成长得沉稳笃定,成为了手忙脚乱却依旧幸福自得的奶爸。而那个曾经卑微地喜欢着一个人的自己,孑然一身,走出了属于自己的路。回首往事里再无旧伤牵扯,却再也,望不见来时路。

“叔叔,你画中的兰汐,怎么这么美呀?”姚哲恬怀里的小姑娘眨巴着眼睛,晃着屠小意的衣袖。

“因为兰汐于我,是年少梦里最明亮的地方。”屠小意含了笑意,看着似懂非懂的小姑娘,神色温柔,“只要有自己真心喜欢的东西,就会发出光来。”

“我来迟了。”谁的声线沉沉,自身后响起,带着熟悉而陌生的温度。屠小意一愣,缓缓回身,猝不及防撞入一双清澈深情的眼睛。

一切都宛如梦中了。

花生觉得自己今天从未如此真诚肆意地笑过,他上前迎着,轻轻给了齐景轩一拳。齐景轩拍拍他的肩头,径自上前两步,冲着姚哲恬挥手。姚哲恬一时也是愣愣,起身,嘴角牵起温柔的弧度。

“好久……不见。”屠小意站起来,往昔梦里那些思念冗长,似乎仍旧烙在心上。只是一时不知如何出口,到了嘴边,只是这么浅淡的一句。

不曾想过,山长水远之后,还能再见。

齐景轩盯着眼前一如年少时干净明朗的人,点点头,径自揽他入怀。周身的温度熨帖而炽热,屠小意不禁缩了缩,却被他抱得更紧。齐景轩轻轻贴上他耳边:“我们的故事,我很喜欢。”

屠小意只觉得自己耳根红透了,只是满心满肺的欢喜甘甜,究竟令人无从抗拒。本以为隔世经年,温柔缱绻也模糊得无影无踪,如今看来,到底不是一厢情愿。

别来无恙。幸甚,是你。

我们的故事,大抵是未完待续。


-

我也不知道是END还是TBC
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