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【开秒】余生欢迎

百粉福利
开学党的爆肝之作
为开秒大旗奋斗终身
-
      时分想过甄开心和时秒相继考上同一所大学的原因。无非是开心奋发图强,时秒又稍微委屈了成绩,谁让人家心甘情愿呢。
  说白了,无非是因为爱情。
  K大的开学季,甄开心怂恿着时分万岁一道去担任了迎新志愿者。校园里人来人往,年轻稚嫩的面容上,洋溢的尽是欣喜与期待。而看着万岁笑得灿烂,把昂贵的糖果塞在伴手礼袋子里递给一脸羞涩的学妹,顺便一句话笑吟吟承担了今年的经费,时分撇撇嘴,感叹家里有矿就是了不起。
  翻个白眼,回过神来的时分唇角勾起自认为足够亲切的职业性标准微笑,对着一位陌生的学弟微微俯身:“学弟好,我来带你报到吧。”
  带着学弟在校园七拐八拐弯弯绕绕,最后一站把他送到宿舍楼下,自有分管宿舍登记的同学帮他拎了箱子上去。打过招呼后,时分一回头,好巧不巧瞧见女生宿舍楼门口,甄开心扛起时秒的行李,时秒脸颊微红,手足无措跟在他身后。
  “妹妹……”时分两步便跑到跟前,做卖萌撒娇状,“对不起,光顾着忙都忘了接你,原谅我吧。”
  “没事的,哥哥。开心哥送我过来就好了。”时秒笑眼盈盈望着他,声线温柔得不像话。
  抖落一身鸡皮疙瘩,时分一边欣慰不已,自家妹妹上了大学就是成熟温柔了,一边戳着甄开心:“开心,这似乎不是你的本职工作吧。”
  “帮时秒拎东西,应该的。”甄开心一咧嘴,自顾自进了女生宿舍楼。
  旁边服务的同级女生朝时分挤眉弄眼,时分表示极度不爽:到底谁才是她哥哥啊喂!
  气哼哼跟在这两个忘恩负义的人身后上了楼,进了时秒的宿舍,时分眼睁睁看着甄开心没有多言,径自打开行李包裹,开始动手帮时秒收拾东西。
  时分嘟嘟嘴。从前在家里,铺床叠被子都是自己在行,妹妹也有时不得不放低身价求求自己,那种被依赖的感觉看来是一去不复返了。
  因为让她更加依赖的人出现了,就在她身边啊。
  看看甄开心轻轻抿着嘴唇的认真模样,再看看时秒没出息的一双直勾勾亮晶晶带笑的眸子,时分选择背过身去摇摇晃晃远离现场。
  屋里一下子静悄悄。唯有布料的摩挲声,与两人不自觉收敛的呼吸声。
  “谢谢你,开心哥。哦不,开心学长。”时秒轻轻鞠了一躬,试图低着头掩盖脸上的红晕。
  甄开心似乎对这个称呼十分受用,脑子一热,低头在少女白净的颈边轻轻出声:“不用客气啊,时秒学妹。”
  她的体香萦绕在鼻息,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方才无礼的举动,慌乱中抬起头来的甄开心壮烈地撞在了时秒上铺的床沿上。
  宿舍床边略显狭小的空间里,对面的少女慌忙扶住少年的胳膊,却被少年遭受冲撞后向后倒去的力量带跑。时秒跌在软绵绵的床上,甄开心跌在软绵绵的……时秒身上。
  四目相对,空气澄澈如水。
  被少女甜甜的气息裹挟,甄开心一时无法思考。这不是第一次抱她,依然是那般娇小温软的一团,让人不愿意松开。而时秒想着,虽然他有点重,但是怀抱很温暖,就足够了。奇妙的感觉在安静的空气里洇开,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危险而尴尬的姿势。
  甄开心费力起身,一手揉着磕痛的头,一手轻轻扶起尚在晃神儿的时秒,两人小心翼翼坐在了床沿,一时无话。
  犹豫了许久,甄开心偏头看着眼神失焦的少女:“时秒?”
  “唔?”时秒从方才的回忆里醒转,看见他认真皱眉的神情,一瞬间面上红若流霞。
  “我是不是……特别蠢?”甄开心本想着要给她留下温柔体贴的学长印象,然而功亏一篑,丢尽颜面,不免有些失落。虽然……歪打正着的,抱了她。
  “嗯……”满意地看见甄开心脸色愈加苍白,时秒歪头,眨眨眼睛,“是特别蠢。蠢得可爱,蠢得温柔,蠢得,我喜欢。”
  甄开心听着少女天然真诚不着痕迹的话语,不觉莞尔。摸着她的头发,轻声说:“好好休息,过会儿带你去吃饭。K大欢迎你,时秒。”
  我们的余生,也欢迎你。
-END-
  

评论(6)

热度(7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