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这个黑客不太冷

标题借鉴
半架空,校园老梗
食用愉快
-

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是怎样的体验?
明明有资本回答这个问题的秦风,却从来对此不屑一顾。室友老拿自己开涮,这不,又掏出手机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。
秦风定睛一看,赫然是他们T大的论坛,头条夺目:“刑侦天才秦风频繁现身图书馆!”配图是秦风的背影。
无聊。秦风暗戳戳得想,目光却忍不住瞟到下面的话题:“图书馆门口偶遇黑客小姐姐,鸡冻”。
秦风看着屏幕上少女的侧影兀自出神。以黑客自居,却只为警方破案提供讯息,被当地警局戏称为“及时雨妹妹”,何人不晓。说来秦风和kiko同为T大的人物儿,倒是从未有所交际。
只是愣了一瞬,便拍拍室友的肩走开。秦风不知道怎么撩妹,他也懒得撩妹。
背了包熟稔地向图书馆走去,熟稔地摸向书架,却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书。管理员不好意思地摇头:“这种冷门小说都是限量版,不巧被人借走了。”
秦风刚要说声没事,便有一只素手轻拍他的肩:“是这本吗?我恰巧今天来还。”
回身但见双马尾的少女把心头的书递到他手里,秦风心里隐隐地悸动。
T大不算大,兜兜转转,原来也可以相遇。
秦风感激地点头,kiko微笑着对管理员说,还是登记一下吧。秦风的手摸向口袋,却心下一凉,尴尬地没有收回。“今、今天先不借了,谢谢。”秦风扭头便走,落荒而逃一般。
明显是忘带借阅卡。kiko看见他脸皮淡淡的红,突然好想逗逗他。跟管理员说了声续期,便快步走向门外:“我帮你借了,不错的书,赶紧看吧。”
“谢谢,不过我们不、不熟……”秦风的脸更红了。
“一回生两回熟。你是学刑侦的秦风吧?”硬把书塞到他手里,kiko淡淡抬眼,“信息系kiko,很高兴认识你。加个微信?”

两人就这么认识了。过了几天秦风去女生宿舍楼下还书,又被室友好一顿插科打诨,这是后话了。
其实也不是万分相熟,不过已是聊的来的朋友了。
这一日学校运动会,秦风有项目,心里有点若隐若现的忐忑。倒不是因为比赛,而是苦于见不到想见的人。
秦风昨晚给kiko发微信问她来不来。她破天荒发了条语音:“最近老在机房集训,拉着窗帘盯着屏幕,我们这种人怎么受得了操场的阳光呢。”语气无奈而慵懒,大抵是不会来了。
看台上坐满了助阵的同学,其中不乏秦风的迷妹,秦风淡淡的目光一扫,便有小姑娘脸红心跳。
不管怎样,秦风还是顺利完成了比赛,成绩也颇为可观,下了跑道,听着别人的祝福只是讪讪地笑,一抬头看见看台上多了一抹身影,整个人都明亮起来。
kiko笑眼盈盈看他,今天运动衣衬得他眉眼分外好看。
他顾不得什么了,瞧都没瞧一干想要给他送水的小姑娘,奔到她身边。灼热的日光与运动后喷薄欲出的劲儿让他大大咧咧挨着她坐了,抢过她手里的水就喝: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牌子的?”
kiko想说那瓶是自己已经喝了一口的,他的那瓶在旁边搁着,但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半瓶下肚了,只得悠悠咽下去,揶揄道:“秦风大神也有这样傻乎乎的时候,小孩子一样。”
天气真的很热,她没有化妆,带着棒球帽还脸上红扑扑,他又惊喜又感动,只得憨憨笑。看着她手里的毛巾,倏然把脸凑过来,撒娇道:“帮我擦。”
kiko不意他如此,愣了一愣,秦风才意识到自己脑子一热的话,心底羞羞就闭上眼睛。kiko就认真去给他擦脸上的汗。
好想以后的每一天,都能用手描摹你的眉眼。
周围的喧嚣好像都远去了,天地浩然,安静得只剩下彼此。

kiko去外省参加信息学比赛了。
秦风默默数着日子,一日不见,如三秋兮,大抵不过这般。
kiko在返程的车上,手机上已经键入“来接我”,正想着他最近是否有案子要处理,犹豫要不要发送。忽然秦风的消息先到一步:“我在车站接你。”
如何能比拟,我此刻的欢欣雀跃。
一下车,就看见秦风立在当地,手里拿着一捧棒棒糖。kiko大步上前,秦风就把棒棒糖递给她,尔后自然地接过她的行李。
郎才女貌宛如一对璧人,惹得路人艳羡连连。

不觉已是秋了。这日kiko提前整理好课程,晚上无事,便试着约秦风出来散步。没想到秦风一口答应。
到达约定的树下,但见秦风面色不豫,kiko忙不迭关切道:“病了?”
秦风摇头,同她在长椅上坐下:“有点累,想跟你聊聊。今天东城的案子了结了。”
kiko点头:“我有耳闻。”
秦风沉默半晌,没有结巴,兀自开口:“临了凶手和我说,他不相信完美犯'罪,他只想为父亲报仇。”他侧头看着她,“他差一点就成功了,是我费尽心机寻找他的纰漏,让他这一份孝心也无处安放。他问我,这世间的善与恶,为什么不能彼此成全?”
“为什么不能?kiko,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因为家庭的重担做了错误的选择,我亲眼看着他被捕入狱。有时我也想,尝试一次完美犯'罪,足够我获得自身的利益。但是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――在寻觅真相中忘乎所以,我是在弥补过失,还是在麻痹自己?”秦风深深地低下头去。
kiko心里一震,旋即定定看他:“报仇容易释恨难,你没有放过凶手,就是对他最好的救赎。人本是善恶一体的动物,只看哪一种占了上风。你奋力拥抱光芒里的自己,才能让父亲安心。”
秦风本悔话多失言,闻言更心生感激,他好想抬头看看自己的姑娘,可是眼前突然模糊,身子直直向前倒去。
“秦风,秦风!”kiko又惊又怕,忙忙扶住他,触及他皮肤只觉滚烫,又发现他安静得如同睡着了一般,只得身子颤颤把他扶起,一步一挪费力走向医务室。
走廊上的灯光有些暗淡,校医出来低声对kiko说:“他只是太累了,又有点感冒,没什么大碍,让他好好在这里休息一晚吧。”
kiko道了谢,想了想给室友发了微信解释,便在走廊的长椅上蜷缩了一宿。
秦风一夜好睡,烧已经退了,自觉好了大半,正站起来给校医道谢。看见kiko等在门口,顺势两人一起坐在长椅上。但见kiko拿出一个少女系的保温饭盒:“帮你打了饭,吃吧。”
秦风看着她的餐具,又结巴起来:“谢、谢、谢谢。”kiko扑哧一笑,秦风忽而正色:“昨晚谢谢你的理解和陪伴。”
“啰嗦,快吃吧,再不吃凉了。”kiko戳着他的腮。
“以后,由我来照顾你。”这句话,秦风没有说出口。

两个人最近总是在约会,不过是朋友间的约会。秦风变着花样请kiko出来,kiko高兴之余不免有些疑问,于是小小改变原则,私下侵入了秦风的电脑,发现浏览的网页竟是“如何追女孩子”,不免窃喜:这小子开窍了?
然而两人还是心照不宣,维持着表面上的静好安稳。
这日午后,两人在街角一家甜点店,在靠窗的座位尝试新品。
气氛美好而微妙,两个人看着对方笑得甜甜。对面的人儿,似乎比嘴里的甜点还甜呢。
倏然秦风转转手腕,抬眸却是一脸正经:“kiko,我……”
尖叫划破宁静,两人迅速转头,但见不远处的一桌,有一位顾客倒在地上。两人对视一眼,秦风持警局特许证迅疾上前:“大家别慌,保护现场。”
kiko安抚受惊的顾客,拨打了报警电话,尔后掏出电脑准备协助。秦风专注推理的模样,最是令她心醉。下午的流光缓缓,案情有了眉目,只待kiko自信敲击键盘,目光意味深长:“苏小姐,药店的消费记录又作何解释呢。”
终是尘埃落定。警局的警'察们工作完毕,不怀好意地拍拍秦风的肩:“好小伙子,长本事了,好好对我们妹妹。”秦风无语摆手:“好好好去去去。”
繁华渐远,街上又剩他们两人,一前一后走在回学校的路上。秦风一改回味当日案情的习惯,在心乱如麻中找着所谓对策。kiko猜想他未出口的那句当是告白的话,忽而觉得,透过眼神猜测一个人的心思比敲击键盘侵入他的电脑有趣的多了。
倏然秦风驻足回身,惊得kiko险险撞在他身上。秦风低头看着伊人:“kiko,今天我想说的是……”
“我喜欢你。”异口同声。
少女笑得一脸促狭,反倒是秦风愣住了,半晌索性又闭上眼睛:“我想抱抱你。”
“笨蛋!”kiko手臂环住他,两人在夜色中紧紧相拥。秦风把kiko举起来转了个圈儿,惹得她娇笑连连。
我遇见你,像温水遇见暖风,有了你,世间再无寒意。
-END-

评论(1)

热度(9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