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别来无恙

-
伪青梅竹马 私设如山
OOC算我的
如有雷同纯属巧合
-

午后的流光一寸一寸逝去,夕阳抖落一地光影跳跃进书房里。
秦风眉心微蹙,坐在椅子上静静看书,小小的腿还够不到地面。身后书架上,各色侦探小说排得满满当当,丝毫不染尘埃。
kiko坐在一旁的写字台畔,一行行敲代码,调试,错误,修改,再调试。直到运行出正确结果,才心满意足地绽出一个笑。
他们的相处大抵是这样,不言不语。偶尔抬眸瞧一瞧对面的人,并不互相惊扰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kiko不知道,秦风会在小姑娘累的伏案睡去的片刻,轻轻给她披上外套。那年代电脑还算稀罕物,秦风凝视着屏幕,他不太懂,也不想懂。他把目光移到小姑娘透着疲倦的脸上。她绑着双马尾,清秀的小脸上满是纯稚。他不争气地脸一红。
秦风不知道,kiko会偷偷看他读过的小说,看他轻轻的批注和凝思时的划痕,期许知道他心中所想。
这样的日子安稳寻常。
小小的孩子,总有最热忱的梦想。当被人问起时,秦风会满脸骄傲,鲜见的不结巴:“我想做个侦探!”那时他还心不沾尘,憧憬着正义与真相。而kiko则会淡淡而坚定地说:“我想成为一名程序员。”那时她不为任何事情所困,只是坚持着心底的坚持。
纵使有人嘲笑他们的天真,他们也是彼此最坚实的后盾。

直到那一日。
秦风呆呆地看着父亲被捕,父亲的眼神深邃而无奈,他愣在当地。直到围观的人群散去,他也不为所动。
夜渐深沉,风乍起,秦风却忘了凉。巷子已经空了。倏然手被一个小小的手攥住,暖意透到手上心底。kiko的眼神里看不出悲喜:“秦风,我们回家。”
秦风仍然恍神,任由她牵着他,一点一点走向家的方向。
第二天,他就被遣送到城市另一端的奶奶家,仓促到来不及与她告别。
他们有很久很久没见。很多时候他想,或许一辈子也不会再相逢了,只得悄悄珍重这份情谊。
秦风不再是那个一腔热血的男孩了。天才背过身去,徘徊在阴影边缘。他无时无刻不在构思一场完美犯'罪,以期实现父亲未继之愿。
kiko亦不复曾经,她宁愿以黑客自居,只盼能查到那个不辞而别的人。
秦风第一年没考上警校,kiko却如愿考上大学去了香港。只要她愿意,她随时可以查到他,可是键盘上的指尖,却久久停驻。
怕再相见时,已无法回头。

kiko进入了crimaster,盯着秦风的头像久久沉默。后来我喜欢上你的喜欢,我们却已无话可说。
她到了纽约,在大厅里假作看着电脑。他笃定会来。看到他的那一刻,还是忍不住凝眸,踌躇。
别来无恙,只余两两相望。
然后是她借着破案的当儿加了他的微信,心中窃喜。白天一干人奔波劳碌忙于破案,晚上秦风才有功夫回味一下她的事儿。
秦风瞅瞅唐仁安稳的睡颜,拿包遮住手机。
他早就知道此来会重逢的,不是么?排行第五的天才黑客,业务能力一流,依旧精致而惊艳的五官,双马尾业已长长并染成了蓝绿色。是她,又不是她。
点开微信:“你一直这么黑别人系统?”熟稔地可怕的语气,他犹豫着,没有撤回。
明知故问。她微微怒,回敬道:“你不会还在计划着你的完美犯'罪吧?”唐仁悄悄告诉她的,让她从旁劝劝。她倒是意料之中的淡然。
二人知各自失言,懊恼,却又不愿退让。
一夜无话。

秦风嘴角勾起,拿起早已备好的“道具”。
夜浓如墨,一切按预订计划进行。
倏然有人自身后拽住他的衣角,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秦风,回来。”
是她。
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,“道具”重重散落在地。
前方是万丈深渊,秦风自梦中惊醒,冷汗涔涔。
又一日在路上,kiko本开着车,突然侧头:“你没让我失望。”
不,我让你失望了。秦风想。

案子算是了结了,尽管秦风选择让宋义离开。
善与恶,其实也是一念之间。他对完美'犯罪的执念,大抵也在追逐真相中渐渐消解。若是还有什么念想……他脑中只余一抹蓝绿色。
机场,他和她相拥,他不得不贪恋这最后的相处。他身上柠檬草的味道,让她欣喜,也让她心慌意乱。
我遇见你,如陌上花开。惊鸿一瞥里,有失落的惊喜。
“……什么时候有时间了,去北京看看。”
什么时候回去,看看我们的过往。
“立刻有。”
“立刻有?”
他懵了,凝睇她的眸子,眼前的人儿,俏皮盛放,玲珑剔透,偏偏一双眼睛,浓妆掩不住的真挚。伊人倩影与多年前牵着他回家的小人儿身影重合。
“真的,立刻有。”她强忍心底悸动,笑得甜甜。
他尚在愣怔,她佯装镇定,一扬手机:“野田昊那厢有事,东京的樱花,肯赏脸作陪吗?”
“当、当然。”他莞尔,揽上她的腰,“别来无恙,我的kiko。”
她又羞又喜,再度扑进他怀里。
陈警官已经走了,唐仁一脸错愕看着相拥的两人。秦风回身:“小唐,咱、咱们改签,飞东京吧。”
一别如斯,总难释怀。幸别来无恙,各生欢喜。
-END-

评论(2)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