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遂愿【《伪装者》新年贺文】

遂愿
文/季末
-

除夕,明公馆。饶是流离年月,也该有一霎儿静好安稳。

明楼和明诚又燃起烟花,并肩负手静立。有些冷,随身仅带的一双手套分了两只,一人一只。倦鸟归家时,眼底只是万家灯火,夺目璀璨。
明楼眉尖微不可觉的一蹙。
明诚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他在想这些微暖意之后,何时才是江山安稳年月。举案齐眉之外,尚有难平之意。
明楼一双揉碎了星子的眸,凝睇着夜浓如墨,似要穿透夜色,觅到来日曙光。

明镜终是不放心,出来一瞧,远远看见两抹颀长身影,也跟着静默。
肩头透上暖意,王天风将披风搭在她身上:“夜里凉。”
明镜脸一红,轻轻应了一声。

奔出来的阿香看见自家小姐鲜有的小女儿情态,也乐得含羞带笑,欲喊他们吃饭,也生怕搅了眼前景致。
却听厨房里遥遥一声:“吃饭嘞――”正是明台。几人才悠悠走回屋里。明台掩上窗帘回身冲阿香眨眼,又压低声音对曼丽说:“等会儿不必吃太饱,夜里饿了,我给你备了各色点心。”
“左不过是杏仁饼、桂花糕、煨鱿鱼……”曼丽嘟嘴,忽而掩唇,“有梅长酥*吗?”
明台忍俊不禁,轻刮伊人鼻尖。

饭菜尽数上桌了。明镜喊阿香来坐,阿香推辞了一两句也就依着曼丽坐了。推杯换盏,一派其乐融融,阿香笑得眉眼弯弯。
真好,有花有月,有酒有人。







――没有下文了――








――真的没有了――








泪将落未落,阿香自梦中惊醒,老去的手颤巍巍摩挲着枕边一张旧照片。昔日的笑语凝在了时光里,岁月的余温将泛黄的照片打磨得抵死温柔。
“纵使有花兼有月,可堪无酒又无人。”
眼见这盛世,如他们所愿,料也算不负平生。

-
注*:乱入,勿介意。

评论(3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