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爱迪生x夏早安 邪教

暮色四合。夕阳携揉着暖意,像是谁的眉眼,静谧安然。
梦里还是那五年的鏖战,冗长的,迷醉的,冲天的火光和不愿触及的过往。唯一无悔的,是年少的热血。
一年前,扑克牌组织覆灭,爱迪生云淡风轻地告别了第二遭人生。夏早安永远不会忘记某天醒来时,枕边折叠地整齐的纸条。
“早安,感谢这一程有你。如果未来有危险,请随时唤醒我。”
眼泪那样扑簌簌地落下,唯有腕上的手环,提醒他曾经来过。该如何报答,他们之间最浅的羁绊和最深的成全。
唯有好好活下去。
-
邪教哈哈。本想写虾米结果不知为何画风一转?求不被大佬们打死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