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末长歌

休说季末花落处,几度长歌几度愁。
这儿季末/长歌,文艺颓废青年。
本命凯凯王/灰原哀。
杂食小透明。
楼诚初心,其余随缘。
励志扛起开秒大旗。
幸识。

长安不见少年梦[短篇/结局延伸/伪正局]

这里季末/凉长歌,幸识。
首发百度贴吧,食用愉快。
-
长安不见少年梦
这一载,长安暗潮汹涌。
是日,伽蓝兵临城下,唐皇这厢却早已严阵以待。夜浓如墨,长安沉寂在梦中,唯见弓箭如织。
萨摩多罗走在回凡舍的路上,他素来是孑然一身自在无拘的,此刻却意料之中一般,撞上黑衣人凌厉的眸。
他悠然地笑——早知故人要来。避不过,他只是立在当地:“有何吩咐?”
“萨摩耶,我此一路步步为营,皆是为了你。若你从旁襄助,则乡心既安,更有荣光无匹。”
萨摩多罗一笑朗然:“我不稀罕。”
黑伽罗眼风如刀:“伽蓝国仇家恨,你竟置之不顾,枉费我王当年苦心。”
“兴衰皆旧事,此身无力回报父母,便来之安之。我不似你,罔顾天下苍生。复仇?鬼迷了心窍。”
“人各有志,我可时时记得自己是伽蓝的子民。”
萨摩多罗但笑不语,从怀里掏出一柄薄刃,手起刀落,皓腕上登时血流如注。伽蓝旧俗,身体发肤受诸父母,若自行戕害,则示与至亲挚友恩断义绝。
“萨摩此生有愧于父母,无怍于天地。”
夜渐深沉,萨摩多罗面容苍白,只身回到凡舍。四娘与双叶相顾惴惴,一见他回来且惊且喜。及至见他腕上伤口狰狞可怖,整个人昏昏,萨摩淡淡阖上眼:“无碍,双叶替我包扎一下。”
四娘蹙眉:“你这是何苦?这一招风险太大,万一不好,他们取你性命岂非易如反掌。”
“他们志在大唐,不是我。”萨摩自嘲地笑,“没事儿,有你们在,我们什么仗是打不赢的?”
此刻,大殿。
李郅、三炮、紫苏立在一侧,上官公跪在中间,面容冷寂。
紫苏尚未启唇,泪已涔涔落下。饶是她再坚毅,再义无反顾,仍旧按捺不住与父亲的羁绊与情谊。良久,稍稍平稳了心绪:“父亲,令符一出,放弃攻城,可留伽蓝军士一条生路。”
“紫苏,为父再也无法回头了。”上官公神色黯然,“早知有人反水,却不愿相信是你。”
“父亲又不是不知我的性子,骨子里最是刚烈决绝。以为安插我在李郅身边便能为你所用。孰知我已搜罗证据呈予陛下。罢了。”紫苏不忍再言,回身拭泪。
“国师自诩聪明,却不能取信于女儿,又怎可取信于黎庶。”李郅冷然转眸,掷地有声。
堂上那人终于出声:“不自量力,你叫朕失望了。传,上官氏谋反,着抄家,大罪者当诛,不知情者流放或贬为奴。兹有上官紫苏将功折罪,暂留一命。”
谢恩退下,三炮担忧不已,悄悄递上绢帕。紫苏只是淡淡:“无妨。他犯了罪,就要将他绳之以法。”
天将破晓,城外,伽蓝节节败退。黑伽罗正指挥得焦头烂额,忽闻国师遭诛消息,仰天长叹,拨马望长安欲走,
“且慢。”惊诧回首,鲜衣怒马灼灼英气不减当年的正是公孙四娘。李郅萨摩等携一干侍卫紧随其后。
四娘滟滟含笑,勒马持刀直视黑伽罗:“萨摩业已长成,我的孩子呢?你莫不是要失信?”
“你也太天真,那孩子早被弃在水中。不过你倒是个豪气的,只是那孩子父亲踪迹全无,你一个女子带着他徒增累赘。”
“实不相瞒,当年我为马匪,行至长安城郊,见一婴孩为人所弃,少女心性,收养并视若己出。你寻至我,知我混迹黑白二道大有用处,便胁迫我照顾萨摩。你以为夺走的是我亲生孩儿我才尽心帮你,殊不知我待萨摩只是尽自心仁义。一命抵一命,当日我无力与你抗衡,便为萨摩从良落户长安。那孩子无故被他家人所弃,更遭你毒手,你这副嘴脸,岂能予伽蓝子民安稳无忧的时日?”
一席话,众人惊愕不已。黑伽罗闻言抚掌:“好!好!你这个人当真叫人叹服。”转眸扫过李郅,又看看身后败兵残将,末了望向萨摩:“萨摩多罗,当日我救你一命,你说以命相偿,如今可还作数?”
“王叔。”萨摩一唤,众人愣神,“王叔。当年伽蓝国破,你可是大唐的功臣,为了一己之私,竟不要手足之义。如今倒戈相向,全为了自己,你眼中只有权势,几时有我这颗棋子?我可以在四娘他们这里替你偿命,可大唐皇帝岂是吃素之人,他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等你来投。你罪不容诛,我可分身乏术。”
黑伽罗眼中孤傲戾气化作一抹清愁,他颓然跌坐在地,挥手命部下缴械投降。萨摩多罗回身再不看他:“方才竟唤你王叔,失言了。我与伽蓝,早一刀两断。”
天已大亮,晨光熹微里,终于尘埃落定,却并不静好如斯。
萨摩多罗终是走了。
腕上的伤口尚未完全愈合,还缠着厚厚的纱布。他太倦了,历了这许多波折,身心俱疲。他想在江湖上走一走,尽数忘了那些国仇家恨。
纵使李郅他们放心不下,他还是执意任性了一回。
临行的那日,他以茶代酒,同三炮痛饮三大碗,热的眼泪留下来。五个人站在凡舍门口,目送他一人一骑远去。纵使这一别不知何日再见,他们还是含着微笑尊重他的选择。
古道西风瘦马,却是断肠人在天涯。
回望长安,锦绣繁华里再无旧伤牵扯,然而亦不复望见来时路。

后记
结局太开放了,所以稍微脑洞一下。
解释了一些事,也洗白了一些人,引用了一些原剧里的话。
长安是少年们守住,不光以智勇,更多的是凭仁义。如紫苏,如萨摩,他们有自己的抉择。为大局,为己身。
萨摩本从江湖中来,自然回到江湖中去,他还会回来的,只是不是现在。
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纵使不是在今天。
情节bug人物ooc感谢不拍之恩。

评论(2)

热度(4)